新聞視角 > > 信息詳情

智能時代信托公司的數字化轉型

2019-03-07 來源:

????? 在以生產為中心的經濟形態中,企業賬戶是核心,也是資本及金融服務的主要對象,而在以交易為中心的新經濟條件下,個人賬戶崛起,與企業賬戶并重,成為金融服務不可忽視的并驅力量。因此,基于個人賬戶為客戶提供數字化管理的信托服務是信托公司在數字智能時代贏得客戶信任,為受益人賦能增益的重要方式。

??????信托科技引領:信托公司數字化轉型的核心

????? 信托公司數字化轉型的要義在于數字化,而數字化的實現需依托于信托科技的發展。金融穩定理事會(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2017)指出,金融科技是指通過技術手段推動金融創新,形成對金融市場、機構及金融服務產生重大影響的業務模式、技術應用以及流程和產品。與此相對應,信托科技是指通過技術進步賦能信托產品、服務、管理創新,能夠進一步發揮受托人本源業務優勢,提升受托人盡職能力,優化信托公司治理,增強信托公司競爭力的技術應用與方法。

????? 信托科技的發展與金融科技相比,既有共性也有個性。從共性來看,信托科技是金融科技的子概念,通過技術進步推動信托創新,聚焦業務模式、技術應用以及流程和產品創新。信托科技的著力點在于運用科技手段進一步為受托人盡職管理賦能,助力信托本源業務開展,結合信托公司作為金融持牌機構的展業特點,促進信托公司規范公司治理、合法合規經營,提升信托行業的整體競爭力,更有效地服務實體經濟和國民財富管理。

????? 借助于移動互聯、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技術應用,在信托科技有效發揮作用的前提下,信托公司的數字化轉型將聚集資產、服務、管理、文化四個維度,提升數字能力建設水平,培養數字經濟時代信托公司的核心競爭力。

20190307113436530.jpg

????? 信托資產的數字化:基于場景的資產定價重構

????? 根據《2018中國“互聯網+”指數報告》估算,2017年全國數字經濟體量為26.70萬億元人民幣,較前一年同期的22.77萬億元增長17.24%。數字經濟占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重由30.61%上升至32.28%,可見數字經濟已經成為拉動未來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

????? 信托公司中的私募投行業務幾乎覆蓋到了實體產業的各個細分領域,通常傳統的信托投融資業務在設計產品時主要關注交易對手的主體信用以及有形資產的增信措施。然而在數字經濟時代,無論是數字化產業還是產業數字化,場景成為資產運行和經濟活動的新載體和新平臺,無論是居民生活場景還是企業經營場景,個人信用與資產信用的定價評估方式均發生了結構性變化,因此,金融機構交易對手的資產信用要置之于特定業務場景考量,資產的獲取和評估正在向數字化方式快速迭代。

????? 就數字化產業而言,即本身以數據的獲取、分析、預測為主營業務的科技企業,信托機構為其提供金融服務的核心評判標準首先在于對其經營的數據資產定價及權屬本身做出準確評估,進而才是其商業模式的營利性和可持續性,這就對信托資產風險定價提出了更高要求。據研究報告統計,2018年中國大數據市場產值將突破6000億元,達到6200億元,包括大數據核心產業、關聯產業、融合產業等近20個產業細分。信托公司判斷此類交易對手的風險管理邏輯也會發生質的變化。數據確權與數據應用技術的成熟程度與可操作性將成為數字資產定價的新標準,圍繞數據權屬及應用的法律風險、市場風險、技術風險均需要信托公司做出準確合理判斷,由此,提升主動管理水平,加強自身專業化能力建設成為信托公司的首要任務。

????? 就產業數字化而言,傳統產業借助于數字化的手段和方式發生了新型業態的轉變,由此對金融服務必然提出更高要求,比較顯著的例子是以消費金融和供應鏈金融為代表的場景金融。就消費金融而言,在移動互聯時代,消費需求的滿足已經不是以產品為導向,而是以客戶體驗為中心,定制化滿足客戶需求,將消費嵌入場景中,金融服務亦不例外,要以場景中的活動主體行為數據為依據,在場景中創新金融服務和產品供給。近年來,在消費金融業務領域,能夠真正體現主動管理能力且發展規模和成效顯著的信托公司,例如中航信托、外貿信托、云南信托等多半得益于信息系統能力的構建與提升,通過技術運用真實把握底層消費金融資產,方能有針對性地開展風控和貸后管理,在此基礎上,中航信托已經開始進一步嘗試利用區塊鏈技術開展消費金融,目的就在于能夠更加精準地切入場景,為消費金融多方主體的真實需求提供定制化的金融供給服務。

????? 在供應鏈金融方面,數字化科技應用帶來的巨大改變是核心企業與非核心企業的邊界和區分被打破,因為數據的共享及可識別與可監控,有效地緩解了信息不對稱。因此,供應鏈所有的重要節點,無論是核心企業還是上下游的非核心企業,具備了獲取個性化金融服務的可能性和實操性,也為供應鏈金融的數字化服務帶來了更多機遇。例如,醫療供應鏈、汽車供應鏈、食品供應鏈均出現了專業的基于場景的信息和產業平臺服務商,這為信托公司深耕產業鏈,提供整合金融服務提供了良好的合作機遇,也可以為產業鏈的健康延展和發展賦能和提升價值。例如,中航信托與深圳特米醫療深度合作,該公司是基于SaaS平臺的供應鏈管理科技金融公司,以供應鏈管理類軟件研發技術為起點,為大健康行業工業公司、商業公司及醫療機構提供應收賬款融資服務,代采服務,第三方代儲代配公司融資及線上小微散藥房融資服務,雙方通過股權合作及業務創新,為金融服務深入融入醫療醫藥流通領域提供了場景入口。

??????信托服務的數字化:基于賬戶的客戶服務重塑

????? 數字化變革必須影響到新經濟的運行范式,將新舊經濟對比可以看到,舊經濟是以生產為核心,新經濟以交易為中心;舊經濟以企業為重心,新經濟以個人為中心;舊經濟是“柜臺經濟”,新經濟是“平臺經濟”。在以生產為重心的經濟形態中,企業賬戶是核心,也是資本及金融服務的主要對象,而在以交易為重心的新經濟條件下,個人賬戶崛起,與企業賬戶并重,成為金融服務不可忽視的并驅力量。因此,基于賬戶為客戶提供數字化管理的信托服務是信托公司在數字智能時代贏得客戶信任,為受益人賦能增益的重要方式。

????? 具體而言,在家庭金融領域,圍繞高凈值客戶家庭成員的全生命周期,建立綜合賬戶體系,包括財富賬戶和健康賬戶雙重維度,綜合考慮客戶的理財需求、消費需求、傳承需求、慈善需求等核心訴求,提供綜合多元的金融解決方案及增值服務,提高客戶粘性和信任度,將數據轉化為需求,將賬戶轉化為平臺,將產品轉化為服務。基于這樣的理念,中航信托財富管理已經開始根據不同需求的客戶,設計建立不同類型的賬戶體系,開展家庭信托和家族信托的標準化和定制化服務,為財富客戶提供“陪伴式、定制化、全周期”的金融服務。

????? 在產業金融領域,圍繞企業的創業、展業、守業全發展周期,信托公司同樣需要基于企業賬戶,通過運用多元金融工具幫助企業共同成長,例如提供債權融資幫助企業管理現金流,通過股權合作助力企業改善資本結構和公司治理,通過產業基金整合多方資源與企業共謀長久合作發展。例如,中航信托大力發展綠色信托,與中國天楹股份有限公司深度合作,支持民營企業發展。中國天楹以建設和運營城市生活垃圾焚燒發電項目為主營業務,深耕環保產業30余年。在雙方前期友好合作基礎上,當了解到中國天楹在海外并購全球固廢管理領域技術領先服務商過程中遭遇資金困難時,中航信托主動協同,提供并購基金支持和央企背書,幫助企業順利完成收購,為企業謀求更廣闊的市場發展機遇提供了及時有效的金融和資本支持。除此之外,中航信托也在央行和銀保監會指導、信托業協會支持下,積極參與建立綠色信托的行業標準,力圖通過綠色信托標準的建立,促成綠色資產數字化及綠色資產的交易與流轉,推動綠色資產證券化,為綠色產業和綠色信托的數字化轉型助力。

??????組織體系的數字化:基于受托人的管理提升

????? 對于組織系統而言,既需要具備外在的整體性,也需要有一套內在的機制來保持其整體性。沒有任何內在連接或功能的隨機組合體不能成為一個系統。對于信托公司的數字化轉型也需要依托系統思維,以融通理念為抓手,推動以受托管理為核心的數字化再造,具體包括三個層面的融通,即線上與線下融通、業務與管理融通、內部與外部融通。

????? 線上與線下融通的要義在于傳統線下管理內容的線上化,涵蓋客戶管理、風險管理、運營管理各個方面。例如在財富端,將客戶的線上需求與信托線下服務渠道聯動融通,基于賬戶信息和客戶的線上行為數據,開展數字化營銷,精準捕捉客戶畫像,匹配相對應的線下金融服務,提升客戶體驗。在風控與運營層面亦然,通過模塊化的技術應用,實現智能盡調、智能風控、智能運營,用數據統合信息,用信息助力決策。

????? 業務與管理融通的重點在于打通信托公司前、中、后臺的管理邊界,形成平臺化、聯動式的管理模式。以研發創新為先導,以業務發展為目標,以系統應用為支持,帶動人力資源管理個性化、運營管理數據可視化、財務管理分析智能化,決策管理科學化,聚合公司內部各個部門聯動融通,共同推進公司數字化轉型,全面提升信托公司的數字化能力。

????? 內部與外部融通的核心在于數據的融通,打破公司部門內部,部門之間,公司內外的數據孤島和數據壁壘,促進數據的流動與融通,使數據在流動中產生價值,形成資產,推動基于數據的產品創新和服務創新。鑒于信托公司跨行業、跨領域、跨市場的多元展業特點,數據的融通本身可以為信托公司開展金融整合服務帶來重大商機和可行性,以數據整合帶動資源整合,以資源整合帶動業務整合,通過數據的融通與共享,形成資產數據化和數據資產化的良性互動。

??????信托數字化轉型文化:強戰略、轉觀念、謀共生

????? 信托公司數字化轉型的根本目的在于受托人能力的自我革新與信托公司的穩健可持續經營。這是一體兩面的辯證統一。一方面,信托公司定位受托人為本源,通過數字化轉型增強受托人的服務能力和水平是立身之本,另一方面,信托公司作為經營風險的金融機構,只有不斷適應外部環境變化,與時俱進才能謀求穩健長久發展。因此,信托公司的數字化轉型需要從戰略上達成共識,觀念上轉變認知,發展上謀求共生、共建、共享生態。

????? 戰略上,數字化轉型的實現需要公司自上而下的設計與規劃,確立戰略愿景和戰略地圖,達成共識才能形成公司整體的數字化轉型文化。觀念上,只有認知轉變才談得上行動轉型,數字化轉型需要在認知上打破固有觀念,深刻體會數字化變革的客觀環境為公司和行業已經帶來的轉變以及將會帶來的更深遠變化,主動轉變觀念本身就是主動管理能力的提升。發展上,建立金融整合服務共生的發展理念,正如自然界需要生物多樣性一樣,商業生態系統同樣需要物種多樣性,這是健康生態系統的內在要求,所以信托公司數字化轉型要以連接、開放為方式,以差異化經營為手段,以共生共享的態度建立與服務客戶、合作伙伴、同業伙伴的信任關系和合作基礎,實現信托行業服務實體經濟、服務國民財富管理、豐富產融生態健康發展的重要功能。

20190307113459056.jpg



作者:中航信托黨委書記、董事長????姚江濤

??????????中航信托首席研究員、研發與產品創新部負責人????袁?田


本文刊載于《中國銀行業》2019年第1期


關鍵詞:

熱點資訊排行榜

1、【人文大講堂】陶瓷之美與中國文脈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5